95后比80后更怕变老? ——新氧X第一财经新青年抗衰老态度调查报告

原标题:95后比80后更怕变老? ——新氧X第一财经新青年抗衰老态度调查报告 来源:第一财经

衰老面前,人人平等。

尽管科学和医学手段已经把生命老化变成了可以干预的一个选项,但实际上,仍然没有人可以逃脱生命逐渐衰老的宿命。

人为什么一定会衰老?科学研究给过很多解释。有研究认为这是端粒损耗带来的变化——端粒是DNA的保护序列,每复制一次DNA,端粒就会减少一段,一旦端粒耗尽,细胞就会凋零;有研究认为是自由基反应引发了衰老;有研究认为由于有DNA突变率的存在,当突变的负荷超过了临界点,就有了衰老和死亡的诞生。

对于衰老,人们的看法并不一直像现在一样讳莫如深。在18世纪以前,“衰老”反而是一种荣耀。根据美国作家兼外科医生阿图·葛文德(AtulGawande)在其书《最好的告别》里给出的阐释,在过去,由于能活到老年的人并不多,年长者作为一种“活传统”,常常受到人们的尊崇。这一地位和权威会伴随一位长者的终身,直到死亡。更能说明这一心理的现象是,在做人口普查调查时,过去的人们会伪装得比实际年龄大。人口学家把这种行为叫做“岁数累积”。

事情的反转是在现代医学和公共卫生有了大步的跨越之后。人们的寿命被拉长,高龄不再是一种稀罕价值,“崇老文化”也随之瓦解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发布的《关于老龄化与健康的全球报告》,2015年出生于巴西或者缅甸的婴儿,寿命有望比50年前出生的婴儿多活20年;另一个数据是,全球来看,大多数人群都有望活到60岁以上。“追求年轻”成为了现代社会的目标。

根据新氧数据颜究院给出的数据,紧致抗衰已成为近年来医美消费的高频词。即使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6月,紧致抗衰项目消费同比增长仍高达263.6%;而根据艾瑞咨询2020年发布的一份医美行业报告,“保持年轻”是千禧年之后求美者最为风行的审美趋势。报告提到,在2000年过后,在所有风行的医美项目中,“面部年轻化是刚需;‘拉皮’、眼袋去除较受欢迎”。

在90后、乃至00后逐渐成为新的消费主力之后,这些新青年群体对“变老”的态度如何?是否有什么新奇的亮点?哪些职业最在意脸部的衰老变化?人们最为期待的抗衰老手段是什么?是什么在影响我们对于衰老的看法?当新的抗衰老产品和服务不断推出,新青年消费者最在意的部分又是什么?新氧携手第一财经发起“新青年抗衰老态度大调查”,我们试图从调研里探寻当下人们对于衰老态度的变化——新青年们在想些什么,在意什么,也希望为更多的消费者和有关行业从业者提供对于衰老议题的思考。

菲菲

23岁,国企财务人员

大概是从2016年起,那时候我刚高中毕业,身边的同学就陆陆续续有好多人在尝试医美项目。可能也算是当下的一种潮流吧?就是老感觉自己不好看,所以就想折腾。我周围的同龄人大家对于变老、变丑这些事情还是挺恐慌的。从去年开始,我的皮肤状态就一直不是很好,老是过敏,脸颊也发红发烫。我去医院看过几次,后来护肤品也全部换成了敏感肌用产品。在生活上我也很注意,对于辛辣的食物一概不碰,但是皮肤状况也没怎么好转。其实我也刚大学毕业没多久,但我们这个年龄的小伙伴对容貌都挺在意,大家就是希望自拍能好看一点,视觉上赏心悦目一点。我现在对比以前的照片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法令纹这一块又有些问题了,是不是要多注意一下,不能老熬夜了。

安安

42岁,企业管理者

我自己经营一家公司,进入40岁以后我才逐渐有对于年龄的焦虑。但说实话,倒也不是焦虑,是注意到这些事情了。我一直不是很在意这些,护肤、饮食也一直遵从的都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我们公司都是90后和95后的员工,我经常跟他们呆在一起,加上我的外貌看起来比较年轻,其实我感觉在年龄上,我跟我的员工们是差不多的。今年我去尝试了一下做水光针。去做这些项目是因为这两年一直听幼儿园的妈妈们说起这些东西,说做了之后会多么水光。10月的时候,有一个机构做活动,我就去试了一下。一共做过两次。但说实话,我个人觉得没多大变化。

我感觉现在很多二十来岁的小女孩她们反而比我们更在意年龄这件事情,我在想可能是因为在这样的年龄阶段,在职场上还没有什么机会,也没有太多工作经验。对于她们来说,外在反而是一个比较突出的优势,所以会对形象比较看重一点。但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外貌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家庭能比较和睦,事业上能顺心,做的工作能是自己喜欢的,就已经很满足了。

小米

30岁,医疗行业从业者

我今年30岁,在医药公司工作,大概是从28岁开始逐渐有对于外貌上的焦虑。突然有一天发现脸上有法令纹和口角纹的出现,感觉皮肤也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饱满了。我自己看着很不舒服,所以一直想着要做一些改善。

在抗衰老这方面我挺舍得花钱,投入一直都挺大的。每个月大概有3至4成的收入会花在这上面,像那些顶级护肤品牌的抗衰产品我都有用过,超声刀、热拉提这些项目也都有做过,我家里也会买一些美容方面的仪器。护肤的话,短时间是看不到什么效果的,所以后来我就去做了医美的项目。当时也是在网上老看到有网友发做完之后的对比图,我感觉效果至少是比护肤好。

我是去年入的医美的坑,刚开始的时候做的是超声刀,做完之后就感觉效果还不错。做完不久又补做了一个热拉提plus,再然后是线雕。这些光电类的项目,从效果来讲肯定是立竿见影,但我觉得它们的维持时间还是太短。我做超声刀的时候差不多到3个月的时候达到最好的效果,但是到半年的时候,效果基本上就没有了。

接下来,我还会去尝试不同的医美项目,如果效果又好、又能持久是最好的。人的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希望在有限的生命中,能尽量去维持最好的状态,我觉得这对我来说,还蛮重要的。“可以死,但不能老。”这句话也许很多人觉得夸张,但确实是我现在心情的写照。

结论一:最怕“皮肤松弛”

从调查结果来看,我们的问卷触达到的大多是这样的人群——20至40岁;一、二线城市;女性。

调查显示,59.2%的人群在20至30岁这一年龄段开始产生对于衰老的压力,其中,9成以上的压力来自于皮肤松弛,4成压力来自于身材变形,3成压力来自于白头发或者脱发;在31至40岁开始产生衰老压力的人群里,压力的来源比例与上述人群分布类同。

从机能衰老综合来看,大多数人群仍对于自己外形上的衰老最感到焦虑。85.95%的人群最在意自己的皮肤管理,其中最为常见的问题有眼周细纹和法令纹的出现等。随着新陈代谢的减速,身材上的走形也是让人担忧的问题——42.14%的人群对自己在身材上的变形感到焦虑:年纪一大,肚腩和四肢便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38.46%的人群担心自己出现白头发或者脱发现象。

另外,毛孔变大、皮肤暗黄、面部下垂、注意力不集中、黑眼圈等等也是受访者提及的常见词频。

结论二:服务行业&95后最怕

变老

在不同职业人群对焦虑程度的打分上,我们排列出了焦虑程度的前三甲:服务行业从业者、国企职员/公务员和金融行业从业者。这也暗合《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结果。该论文研究者在对上海、兰州等三地抽样调查后了解,实际衰老状况最为严重的是服务行业人群,其次为专业人士,管理人士衰老状况最轻。服务行业从业者在工作中需要劳心劳力,并且可能对于外貌有一定要求,他们难免对于衰老最为焦虑。

从年龄来看,让人感到意外的结果是,20至25岁人群有最高的比例打出了对衰老“非常焦虑”的分数,接近1/5的人群对于衰老这件事情感到非常焦虑。在35岁往上的人群中,对衰老焦虑的分值反而给出了非常理性的评分。也就是说,95后、00后比80后更怕老。除去观念因素外,也有可能是这样的原因:因为离得远,所以感到恐惧;而对于中年近在咫尺的80后来说——什么?“变老”?你在说我老吗?

结论三:医美抗老最被看好

在对抗衰老手段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医美仍是目前最为被看好的抗衰手段。91.3%的受访者考虑将医美作为抗衰办法之一,这在所有选项中是非常高的比例,信任度远高于排名紧随其后的“护肤”和“健身”选项,分别拥有64.55%和63.55%的期待比例。

随着轻医美的盛行,大众对于医美的观念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曾经大众对于医美的消极、负面印象,如今正渐转为积极、正面。相较于见效更为缓慢的护肤和健身方式,大众希望借助更为便捷、快速的方式改善自己的衰老状况。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与其花大几千买“拉梅”,不如来一次热玛吉见效快。

“药物或保健品”以28.76%的期待比例位居信任度的榜尾,除去见效难以被察觉外,“是药三分毒”的观念也在无形之中主宰人们的选择。

在医美项目的四个坐标上,我们发现对于“安全性”和“效果”的追求仍然是消费者最为在意的两个方面。对于便捷性,消费者反而不那么在意。为了变得年轻,消费者愿意上刀山下火海……总之,拼了。

结论四:医美接受度高,皮肤仍是重点

如同对于抗衰老方式期待值的数据一样,民众对于医美的接受度相较于往年有了很大的提升。在调查中,大多数人群对于医美持积极或者中性态度;几乎没有人选择“不接受”或者“完全不接受”的选项。

调查结果显示,大众对于皮肤松弛最有衰老的急迫感。因此如果要人们选择对哪些部位“动刀”,你会发现在“提拉紧致”和“嫩肤”这一部分,受访者有着最为迫切的需求。“提拉紧致”以48.16%的倾向比例位居医美选项中最想尝试的比例第一位。这一数据也正好反映最近两年医美市场的火热需求,无论是热玛吉、超声刀还是水光针,都是近两年医美市场的宠儿。

结论五:变老的压力来自于同龄人比较,消费者愿意为“年轻”付出更多

在对资金投入的调查中,我们发现89.63%的受访者愿意加大每月在抗衰老方式上的投入。其中54.85%的人群愿意增加1/10及以上的资金投入,23.41%的人群愿意增加1/4及以上。也就是说,在资金投入方面,消费者仍然认可以“细水长流”的方式换取更好的效果。

从观念上来讲,我们通常认为是广告、传统观念或者舆论环境让我们拥有了对于衰老的焦虑。但调查结果显示,“个人成长”和“同龄人压力”才是影响人们衰老观念的双板斧。57.19%受访者认为在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随着年纪渐长察觉到了自己机体衰老的变化;42.14%的人群认为,自己是迫于同龄人的压力,感觉到了对于衰老问题的焦虑,这一压力可能来自于一次不经意的谈话,来自于发现同龄人都在消费抗衰老服务和产品,来自于“扎心”的皮肤状态比较……

结论六:更年轻,只为“我

开心”

更年轻——可能意味着大把的时间,更小的生活压力,可以重来的选择机会。出人意料的是,在调查里我们发现,人们对于更年轻的渴求往往来自于主观感受,而非需要更多的客观选择。91.97%的受访者认为,更年轻的状态对自己而言意味着更好的自我感受。更年轻——意味着不用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脸色暗沉、眼神暗淡无光,意味着一个焕发生机的全新自我。至于其他的,统统排到“我开心”之后。

同时,根据我们的调查,超过80%的人群都希望让时光机送自己回到2X岁。X小于等于5。这是一种对于传统观念的映照?又或者,那一段活力四射的时光确实是所有人都最梦寐以求的年岁。无论如何,如果你正好在这个年龄,请,一定珍惜。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