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首富有些“水”

美国首富搞科技,中国首富卖水

我们想象过的首富,应该是搞高科技的,或者开发游戏的,或者是造汽车的,再不济也是搞房地产的。但谁也没想到最新的首富是卖水的,2块钱一瓶的水,撑起了农夫山泉7000多亿的市值。

据福布斯实时亿万富豪榜,截至2021年1月8日,钟睒睒以948亿美元的个人财富(约合人民币6130亿元),超越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和“股神”沃伦·巴菲特,暂列全球富豪榜第六位,坐稳了亚洲首富的位置。其目前的财富总值比前亚洲首富马云的581亿美元还多出300多亿美元,这一数额差距,使得钟睒睒几乎不用担心半小时就会被其他首富替下的尴尬。

图/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热心的人甚至做过统计,目前钟睒睒的个人财富已经相当于马化腾+王健林+刘强东。而这一切,几乎都是在短短数月之内实现的。财富的关键,正是来自农夫山泉2020年9月份上市后,吃了春药一般的股价。

纵观全球,首富多诞生于金融和科技互联网行业。亚马逊的贝佐斯、特斯拉的马斯克、微软的比尔·盖茨和股神巴菲特等无不如此。

有意思的是,钟睒睒并不喜欢互联网,在一次采访中他说:“我们太把它(互联网)当回事了,它已经让中国经济迷失了方向。”

钟睒睒甚至不喜欢造富机器房地产。对于为何不进入房地产,他的回答是:“我的性格没有阿谀奉承的习惯,我不喜欢打交道,我不喜欢喝酒。”

他喜欢的自然是卖水。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在2012-2019连续八年间始终保持我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2019年市场份额达到20.9%,远超第二名华润怡宝(份额13%)和第三名百岁山(份额8%)。

在卖水这件事情上,或许只有钟睒睒才体会到什么是财富密码,大自然的搬运工其实就是大自然的印钞机。尽管受疫情影响,公司整体业绩略有下滑,但农夫山泉在2020年上半年仍实现收入115.4亿元,净利润28.64亿元,其中包装饮用水产品在上半年卖了71.02亿元,以2元一瓶的价格粗略计算,大概卖了35亿瓶。

2元钱一瓶水,看起来价格不贵,但毛利率却奇高。半年报显示,农夫山泉的毛利率高达59.9%。同样靠卖水赚钱的康师傅和统一的毛利率也就维持在30%左右,远低于农夫山泉。放眼食品饮料行业,也只有茅台、五粮液这些几近奢侈品的白酒品牌可以与之一战。

一瓶售价2元的农夫山泉,成本最高的不是水本身,而是那个瓶子和纸箱钱,各占了营销成本的30%多。农夫山泉饮用水每吨的售价为1072元。不考虑规格因素,一瓶550ml的农夫山泉的出厂价大约为0.5896元。

换句话说,水是大自然馈赠的,农夫山泉本质上就是一家卖瓶子的公司。

尽管今年疫情对经济影响甚远,但人们惊讶地发现,疫情对水的销售影响非常有限,我们可以不看电影,可以不坐飞机,但我们不能不喝水。疫情,并没有对农夫山泉的业绩造成太大影响。

倒是暴雨给农夫山泉带来更多的话题度。2020年7月,浙江暴雨,新安江水库首次九孔泄洪,每秒一千万瓶农夫山泉哗啦啦倾泻而下,别人泄的是洪水,千岛湖泄的是白花花的银子。

但卖水并不是一个毫无门槛的事情。水资源的开采需要获得《取水许可证》或《采矿许可证》(仅适用于天然矿泉水),还要经过国土、水务、环保等多部门多项审核、审批,整个流程历时四至五年,经费在几千万元。

2019年,恒大冰泉通过转让的形式以215万元的价格获得了长白山天然矿泉水的探矿权。水储量约为261万吨,但转让期只有一年时间。

农夫山泉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水源地的开发,广告营销上也主打水源地的概念,占好了水资源的坑位。如今,农夫山泉在全国有10处水源地,均匀分布在全国各地,边际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按照恒大的那个转让价格计算,一吨天然矿泉水的探矿权只要8毛钱,每瓶只需要0.00044元。

另外,钟睒睒成为亚洲首富,与他本人的持股比例密切相关。农夫山泉的市值虽然没有茅台、腾讯、阿里、美团和拼多多这些公司高。但钟睒睒是一股独大。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共84.41%股权,其中,所持有的H股数量,占农夫山泉总股本约28.89%,所持有的内资股数量占总股本约55.52%。

除了农夫山泉,钟睒睒还控股了一家疫苗龙头企业万泰生物,后者也是在2020年完成上市发行,连续26个一字涨停板。1月7日的收盘后,万泰生物的市值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从8.75元的发行价,涨到了现在的246元,一年不到股价涨了近30倍。

早在2001年,钟睒睒的养生堂公司就花费1710万元收购万泰生物95%的股份。万泰生物如今的主要产品是宫颈癌(HPV)疫苗,也是该领域的龙头企业。万泰生物也极少融资,所以20年过去了,钟睒睒在万泰生物的持股比例依然高达75%。

如此集中的股权在互联网行业是非常罕见的。相比之下,马云是阿里巴巴的最大个人股东,但他的持股比例仅有4.6%。马化腾持有腾讯8.6%的股份,世界首富贝佐斯则持有11%的亚马逊股权,都不及钟睒睒。

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过程中,股权融资一轮接着一轮,创始人的持股比例迅速下降,到上市时往往只有10%上下。但农夫山泉在2001年改制为股份制公司之后,就从未向外界融过资。所以农夫山泉的股份大部分都还在创始人钟睒睒手里。

这是钟睒睒一贯的风格。他不融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差钱,卖水的利润和现金流充沛,靠生意本身就能滚雪球般长大,而不用像互联网企业那样,烧钱无数才换来公司的高速增长。

现在看来,卖水和疫苗,成了钟睒睒通往首富宝座的两个“轮子”,并以此诠释了什么是真正“低调的奢华”。

谁在买入农夫山泉

农夫山泉在港股上市时,股民们热情高涨,超额认购262倍,券商服务器一度被挤瘫痪。银行直接锁定6777亿港元的认购金,成为港股“冻资王”。

连A股王贵州茅台也不甘寂寞,旗下的茅台建信(贵州)投资基金公司通过旗下投资平台,参与了农夫山泉的国际配售并最终获得投资机会。茅台基金公司是农夫山泉公司国际配售前三十名投资机构中唯一的产业背景投资基金。据悉,茅台基金早在3年前就开始与农夫山泉保持联系。

图/视觉中国

农夫山泉的六大基石投资人更是抢走了三成左右的发行份额,合计认购约1.15亿股。其中,富达基金认购3604.84万股,以投资TMT行业著称的美国对冲基金Coatue认购2883.86万股,新加坡政府投资者公司(GIC)认购了2523.38万股,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认购约1514.02万股,诚通中信农业结构调整投资基金认购约288.38万股,日本欧力士旗下的ORIX Asia Consumer Trend Investment认购约720.96万股。

以发行价计算,上述基石投资者的收益早已翻倍。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农夫山泉居然拒绝了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高瓴资本。

而那些没能成为基石投资者的机构开始在二级市场疯狂扫货。根据Wind的数据显示,在农夫山泉的前五大持股机构中,汇丰银行买入了8691万股,持股比例为1.73%;中证登买入了7600万股,持股1.52%;摩根大通买入了5900万股,持股1.18%。但不难发现,内资对农夫山泉的喜爱一直在上涨,而包括汇丰银行、渣打银行、摩根大通这些外资喜爱的机构,在农夫山泉股价突破60元后进行了减持。

不过与蚂蚁金服上市前夕,办公楼中响起财富自由的欢呼声不同,农夫山泉上市惠及的员工很少。农夫山泉仅在上市前夕,向352名合资格雇员优先配发合共2141.32万股,而整个农夫山泉共有18.85万人,连个零头都不到。

农夫山泉并未对外界透露这批员工的选拔标准。但按照1月7日的收盘价65.2港元计算,这笔股份总价已涨至13.96亿港元(约合11.62亿元),平均每名员工可以分到330万元。

另外,农夫山泉还有69名境内合资格股东将从公司上市中获益。农夫山泉披露,公司此次上市申请的H股全流通股份数量,共计约45.882亿股。除去钟睒睒个人转换的内资股,69名员工在农夫山泉上市后合计将持有约13.56亿股H股。

以1月7日收盘价65.2港元计算,这笔股票价值884.11亿港元(约合人民币736.33亿元),相当于每名股东较上市初期净赚了4.9亿元。

一瓶水的泡沫

贵州茅台市值涨到1万亿时,市场上都在谈论茅台的泡沫何时会破,结果一不留神,它已轻松突破了2万亿市值。针对茅台的网络调侃天天都有,其中一句是,“茅台用实力证明白酒了没有泡沫,有泡沫的叫啤酒。”

网上还有一个很流行的段子,说的是与白酒研究员的对话:

问:怎么写研报?

答:不卖。

问:2021年怎么做资产配置?

答:白酒。

问:2021年怎么赚大钱?

答:白酒加杠杆。

农夫山泉上市前,估值达到2100亿元。一众媒体和券商分析师也高呼,农夫山泉有泡沫。大家对比了可口可乐、雀巢和茅台,笃定农夫山泉的合理股价应该在25港元附近,市盈率60倍左右。

图/视觉中国

结果农夫山泉不讲武德,狂飙突进,市值一路站在了7300亿港元的高峰,市盈率更是高达133倍。而这一切的发生就在不到半年时间。在它面前也仅有汇丰、友邦、平安等寥寥几个老牌金融巨头和阿里、腾讯、美团、京东这几个的互联网明星企业。

农夫山泉的飙涨甚至带火了矿泉水概念。原本以园林景观规划设计为主业的吉林森工,在2020年11月11日正式公告改名泉阳泉,将这个吉林省本土矿泉水品牌纳入了上市公司体系。

改名后,泉阳泉的股价从7元最高涨至17元,仅涨停板就连拉了5个,更为魔幻的是,泉阳泉的市盈率高达100倍,与农夫山泉的130倍市盈率不遑多让。喝起水来比喝酒还过瘾。然而,泉阳泉的矿泉水业务在2020年上半年仅能为公司贡献2454.79万元的利润。

在股价疯涨的同时,估计很多人也都疑虑过,农夫山泉是否支撑得起如此高的市值,农夫山泉的壁垒又是否能跟茅台一样牢不可破?

浙商证券在农夫山泉上市初期认为,农夫山泉基本盘包装水业务对应近两千亿市场规模,且公司已深耕软饮旁侧细分赛道多年,成长空间大;凭借渠道、营销构筑了深厚的竞争壁垒,盈利能力及持续成长性更具备优势。

基于这一逻辑,浙商证券表示,农夫山泉作为软饮龙头及包装水稀缺标的,值得享有一定的估值溢价,给予其2021年合理估值50-65倍,对应合理价格区间32.00-41.60港元。

横向对比来看,强如贵州茅台、五粮液市盈率也就在60倍上下浮动。同样在饮料行业,雀巢的市盈率是39倍,可口可乐的市盈率不到30倍。

但不管是怎么比较,农夫山泉现在的股价都远远超出了合理范围。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AI财经社评价,通常而言,食品饮料类公司的市盈率在70倍左右是合理的,农夫山泉的估值明显偏高。“(目前这个状态)是阶段现象,不具备长期性”。

而从其具体业务来看,尽管农夫山泉在包装水的市场份额第一,但并非没有对手。华润怡宝2019年的营收也超过了100亿元,无论是市场口碑还是知名度,都仅次于农夫山泉,而且差距并不大。农夫山泉在2011年能把康师傅从老大的位置挤下来,现在自己也有被挤下去的风险。

而且除了包装水第一位置,农夫山泉其他的产品表现并没有这么抢眼。农夫山泉还有果汁、茶饮料和功能饮料等品类,包括农夫果园、茶π、东方树叶等产品。

更关键的是,之前农夫山泉的对手是娃哈哈、怡宝、百岁山这些传统势力,但现在也面临着来自新物种的冲击。包括喜茶、元气森林这些饮料品牌的强势崛起,使得农夫山泉的多元化战略面临着更多的挑战。

农夫山泉最核心的水源地也面临着更加严格的环保要求和监管。2020年1月,农夫山泉在福建武夷山取水就闹出了毁林风波。当时有网友举报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违规施工、毁林取水。

另外,控股股东掌握绝对股权有优势,也有劣势。在农夫山泉的招股书风险提示中明确写道,控股股东或其他现有股东有可能会在上市后大量出售股份,导致股价下跌,并可能严重影响公司日后通过发售股份集资的能力,公司无法保证现有股东不会处置手中持股。

换而言之,钟睒睒何时减持,是农夫山泉股价最大的影响因子。根据规定,钟睒睒与69名境内合资格股东的持股,禁售期为一年。也就是说,农夫山泉的股价将在2021年9月之后面临非常大的减持压力。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